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
阅读新闻

士族北归:琅琊王和琅琊王氏的迥异命运

[日期:2019-06-10] 浏览次数:

  不久前,南京博物院举办“琅琊王——从东晋到北魏”大型展览,琅琊康王司马金龙又一次成为人们谈论的焦点。

  尽管司马金龙因名声不够显赫,未在正史中列传,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一生无可圈可点之处,司马金龙及其家族的历史,实际上就是一部北魏时期北归士族的兴盛史。而与琅琊王司马金龙一家相比,与其有一字之差、开基于两汉时期琅琊临沂的“琅琊王氏”,命运可就没这么幸运了。

  其实,早在1965年,司马金龙就曾经“火”过一把。那年冬天,他的墓葬在山西省大同市东南的石家寨村被发现。此墓规模宏大,为多室砖墓。墓葬虽经盗扰但仍出土了许多鲜卑族和汉族的随葬品,如釉陶俑、生活用具、漆画木板、石雕棺床、石雕柱座和墓志铭等。

  所谓北归士族,指的是那些在经历永嘉之乱后被迫南下,并在南方发展到一定程度又因为各种原因陆续北迁的士族。永嘉之乱后,西晋灭亡,中原动荡。为躲避战乱,一些世家大族接踵南下,史称“衣冠南渡”。有一些士族从此在南方扎根,还有一些士族却因为各种原因,在南下后不久,陆续北归,其中不乏太原王氏、清河崔氏、琅琊王氏等一流高门大族。到了南北朝时期,士族的北归已形成一定的规模,司马金龙的父亲司马楚之便是在北魏太宗(即明元帝拓跋嗣)时期率族北迁的。

  司马楚之之所以北迁,是因为此时东晋朝廷已被刘宋取代。刘裕建立新王朝后,第一件事便是开始对前朝宗室进行迫害,而司马楚之作为晋宣帝(即司马懿)弟司马馗的八世孙,是正儿八经的东晋宗室后裔,自然而然地被列入了刘裕的“黑名单”。为了保全性命,司马楚之开始了流亡历程。北魏太宗末年,司马楚之遣使请降,北奔附魏。入魏之后,他屡立战功,南破刘宋,北伐蠕蠕,被封为琅琊王,至和平五年(即公元464年)去世,时年七十五,史载“高宗(即北魏文成帝拓跋濬)悼惜之,赠都督梁益秦宁四州诸军事、征南大将军、领护西戎校尉、扬州刺史,谥贞王,陪葬金陵”。

  据《魏书》记载,司马楚之生有三子,次子就是司马金龙。他是司马楚之入魏后尚河内公主所生,“后袭爵。拜侍中、镇西大将军、开府、云中镇大将、朔州刺史。征为吏部尚书。太和八年薨。赠大将军、司空公、冀州刺史,谥康王”,这与出土墓志内容吻合,可以互为考证。

  通过史料记载和考古发掘材料的内容得知,司马金龙家族始终与北魏皇室保持着相当密切的关系,家族成员普遍身居高位,司马楚之和他的两个儿子相继驻守云中,坐镇北边,其子孙也多任职一方。同时北魏皇室也通过下嫁公主来加强姻亲,巩固政治关系,司马楚之娶的是河内公主,司马金龙则是娶武威公主,司马朏(司马金龙孙)也和华阳公主结成连理,因而司马金龙家族有着“父子镇云中,三代尚公主”的美誉。

  而北魏皇室之所以这么重视司马楚之一家,与其东晋宗室身份有关。在北魏太宗、高宗时期,刘宋一直是北魏朝廷的劲敌,双方势同水火。虽说北魏在军事上胜刘宋一筹,但是天下还是把刘宋看成“正统”所在。为了争夺“正统”的名号,北魏上下可谓焦急万分,正在此时,司马楚之以东晋宗室后裔身份来投,正好解了这“燃眉之急”。司马楚之被迅速打造成了东晋“正统”的代言人。这从司马楚之的封号“琅琊王”便可以看出,要知道,东晋的开国皇帝,晋元帝司马睿称帝前的封号就是琅琊王,北魏的意思很明确,琅琊王在北魏,东晋的“正统”就在北魏,而南方的刘宋,只不过是篡夺“正统”的“伪政权”。北魏兴兵南侵也因此有了一个“正面”的理由。

  与琅琊王司马金龙一家相比,与其有一字之差的“琅琊王氏”,命运可就没这么幸运了。

  琅琊王氏是中国古代顶级门阀士族,晋代四大盛门“王谢袁萧”之首(也有称“王谢桓庾”),是中原最具代表性的名门望族,素有“华夏首望”之誉称。琅琊王氏开基于两汉时期的琅琊临沂(今山东省临沂市),鼎盛于魏晋时期,史称“王与马,共天下”。

  晋宋嬗代之际,琅琊王氏采取的是与刘裕合作的态度,这使得他们能够平安度过改朝换代,并与后来的刘宋政权建立一种相互依存的关系。但是到了南齐武帝时,琅琊王氏王奂父子因擅杀宁蛮长史刘兴祖,又起兵对抗中央政府,为齐武帝萧赜所诛杀。王奂之子王肃从建康(今江苏省南京市)逃归北魏。此为琅琊王氏北归之始。

  王肃北归时,正值北魏孝文帝推行汉化改革。王肃熟读经史,对南朝汉族政权的典章制度了然于心,他的北归正逢其时。再加上他“辞义敏切,辩而有礼”,深得孝文帝信任,所以一开始就官拜辅国将军、大将军长史。不过由于王肃自身尚残留着南方高门大族习气,深为北方士族不满。而他的子侄们也并未如王肃所愿,依然保持着南方士族重文轻武的倾向,所以琅琊王氏与北魏高门大族之间的联姻并不频繁。

  此外,北魏皇室虽然利用琅琊王氏熟悉南方风物制度的优势推行汉化改革,但与此同时,他们对琅琊王氏在北朝的发展心存顾忌,甚至在其出任地方长官时都要进行监视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在王肃死后不久,琅琊王氏在北朝的发展便走了下坡路,很快便退出了历史舞台。琅琊王氏快速的陨落与司马金龙家族长久的荣光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  从司马楚之、司马金龙家族和琅琊王氏的境遇中,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:政治价值是决定北魏时期北归士族命运的首要因素。在北魏统一天下,饮马长江的目标下,司马楚之、司马金龙家族的政治价值明显要大于琅琊王氏,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让两个本来实力相当的士族在北归后出现了不啻天地的差别。挂牌交易香港1861图库